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

泉水潺潺

首頁 >>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 >>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全文閱讀(目錄)
大家在看 江湖那么大 不循(重生) 三嫁咸魚 意歡 庶媳 侯門艷妾(重生) 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[快穿] 征服異界從游戲開始 尚公主 拯救黑化仙尊
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 泉水潺潺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全文閱讀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txt下載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最新章節 - 好看的幻想奇緣小說 []

第163章

上一章 書 頁 下一章 閱讀記錄

另一個武帝道:“還說那么多干嘛, 破城吧?!?/p>

“就是,破了城,你想要什么不是你的?”

“我先說好, 那個龍族的妖丹我要了,我孫兒正在關鍵時期,若是有了龍族武帝的妖丹, 定然萬無一失了?!?/p>

“那個狐貍的我要了?!?/p>

“那個鳳凰的我要了?!?/p>

“那我就要那個麒麟的好了?!?/p>

四大族長站在城樓上臉色極為難看, 城還未攻, 就已經把他們劃分好了, 真是一點也不把他們放在眼里。

該死!

他們就是仗著人多勢眾, 認為他們是案板上的魚肉, 可以任由他們隨意宰割。

就在這時, 一個武帝道:“霸沌, 你先去攻城, 試試那陣法的威力?!?/p>

“是?!卑糟绮桓揖芙^, 連忙上前, 大喝一聲:“霸王之氣?!?/p>

一道雄渾的靈力波動, 帶著無可匹敵君臨天下的氣勢沖向城墻。

城內的七大宗門弟子見此,心提到了嗓子眼,他們感覺今天怕是要完了。

霸沌在遺棄大陸便是出了名的霸道, 其霸道的原因便是他實力極為強勁,不論是霸天宗的地位, 還是霸沌的地位,絕對能排進前三。

場外的主大陸弟子們見此,則是神情激動, 一臉的期待。

只可惜讓人驚掉下巴的事情發生了。

只見那道霸王之氣撞在城墻上, 只是讓城墻外圍的光波蕩起了圈圈漣漪, 沒有絲毫損傷。

霸沌瞳孔緊縮,不敢置信道:“不,不可能,這不可能?!闭f罷,他又連續打出幾招:“霸皇無敵,君臨天下?!?/p>

兩道強有力的皇色靈氣沖向城墻,那城墻上的光波動的更加厲害,聲音轟隆隆的,震天響。

但仔細看去,便會發現,聲音雖大,但城墻并沒有損傷。

城外的十幾個武帝見此,也不由瞪大雙眸。

“這城池比我們預想中的還要堅固啊?!?/p>

“是啊,我倒是想認識認識這修建這座城池的陣法師了?!?/p>

城內的七大宗門弟子見霸沌沒討到好,一個個高聲歡呼,激動非常。

就連四大族長和南淵,也是臉上帶笑。

作為城池主人的任笙,則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。

霸沌連使三招雖然沒有撼動城池,但城下還有十幾個武帝,若他們一起發動,這第一層的陣法城,遲早會被攻破。

鍍膜道:“讓我來試試?!闭f罷,大喝一聲:“石破天驚?!?/p>

只見一道巨大拳影以泰山壓頂般的氣勢向城墻轟了過去,霎時間,城墻折射出道道光波,發出轟隆隆的巨響。

“穿云裂石?!?/p>

“玉石俱焚?!?/p>

鍍膜連續出了三招,亦沒有撼動城墻,這讓其他武帝也生出了好奇心,一個個摩拳擦掌的出手。

“開天辟地?!?/p>

“天雷之矛?!?/p>

“混沌纓槍?!?/p>

“重力之塵?!?/p>

“咦,城墻有裂縫了,快快快,繼續轟擊?!币粋€武帝眼尖道。

“霸沌,你上?!?/p>

“是?!?/p>

“霸王之氣?!?/p>

“霸皇無敵?!?/p>

“君臨天下?!?/p>

“霸天滅地?!?/p>

“快了,快了,霸沌,你在加把勁?!?/p>

眾人皆看著霸沌轟擊,沒有一個上前幫忙,好似霸沌在他們眼里,就是一只在前方開路的狗。

任笙臉色嚴肅道:“快退入外城,這里的城池馬上就要被攻破了,快?!?/p>

“好?!蹦蠝Y連忙道。

一行人連忙退入外城。

沒過一會兒,霸沌使盡了渾身解數,終于攻破了陣法城。

大家正準備歡呼,可進入城門后,發現遠處又有一座城墻時,禁聲了。

霸沌見此,臉色極為難看,眼前的這座城池比剛才那座更加巍峨,給人的感覺也更加難搞。

霸沌叫苦不迭。

他如今十分后悔當時投靠了主大陸的人,想他堂堂武帝境界的絕世強者,居然被他們當做狗一樣使喚,連一絲反抗的權利都沒有。

任笙站在高處,冷冷看著他們:“現在該我們收點利息了?!?/p>

只見任笙雙手起訣,外城的陣法瞬間啟動,一道道靈力光波如利劍一般向城下的眾人射去。

那些武王武皇的強者被射中,頃刻間斃命。

武宗還稍微好一些,還有躲避之力。

武帝們見此,連忙使出絕技護住自己以及身后關系密切的弟子。

靈力光波過去,緊接著又是漫天的靈力火箭,一波接著一波。

南淵站在城樓上,無數的武魂之力和精氣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來,讓他整個人有種說不出的痛快。

這次死的大多是武宗以下的武者,他們的武魂之力和精氣并不能對南淵造成影響。

武帝們見死的人越來越多,一個個紛紛出手。

任笙小臉嚴肅,御動陣法艱難抵抗著。

外城被十多個武帝圍攻,撐了半刻鐘左右,又快不行了。

任笙大喝:“所有人全部撤入內城,快?!?/p>

南淵領著一眾人趕緊撤入內城。

城門再一次被攻破,取而代之的是又一座城池。

十多個武帝也不由皺眉,這到底有多少城池,這要讓人打到什么時候?

“沒想到御動這座城池的人居然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!”鍍君驚訝。

鍍膜道:“小姑娘年紀輕輕便能達到這種境界,若是你乖乖投降,我倒是可以把你引入主大陸,改變你必死的命運?!?/p>

“當我的女人,我給你享不盡的榮華富貴?!?/p>

任笙冷冷道:“一群心懷不正,喪盡天良的畜生,今日我就算是死,也要拉幾個墊背的?!?/p>

“既然你不識相,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?!闭f罷,對霸沌道:“霸沌,這次的陣法好像和以前不一樣,你先上去試試?!?/p>

“這....”霸沌道。

“怎么不愿意?”

“沒有,我馬上去?!卑糟缌⒖躺锨?。

霸滅和霸剛還在他們手上,他不敢不從。

霸沌進入陣法,身子便消失了。

此次的陣法是迷幻大陣。

任笙布下的陣法乃白色的,看上去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見,故而主大陸的武帝們是看不到陣法里的狀況的。

陣法主要是南淵在發力,他的武魂已經晉級到了圣級九品,境界也到了武圣巔峰,魅惑之力比以往更加厲害,就算對付武帝級別的強者,也有一戰之力。

曾經四大族長還親身進入試過,他們的心神也被狠狠影響。

霸沌一旦進入陣中,定然也會受到影響。

果不其然,霸沌一進迷幻陣中,便心神失守,任笙連忙降下一條通道,讓龍族族長進入陣中,將其擊殺。

南淵因著是魅惑之力的主人,可以看清陣法里的一切。

他一直在觀看霸沌和龍族長的戰斗。

他現在正處在武圣巔峰,只要領悟了本源之力,便能晉升武帝,多看一些戰斗,對他百利而無一害。

外面的武帝們直到看見霸沌血淋淋的腦袋滾出來,才發現他已經隕滅了。

武帝們神情肅穆,嚴肅道:

“霸沌死了,看來這個陣法比我們想象中的更難?!?/p>

“那現在怎么辦?前面一片白茫茫的,什么也看不到,我們就算想要攻城,首先也要破了這個陣法?!?/p>

“目前有兩種方案可以嘗試。其一,拿出神器,轟擊陣法,使其崩潰。

其二,組隊進去,人多力量大,但同時也伴隨著高風險,因為陣法里有些什么誰也不知道,這一去,若是好,成功破陣,若是不好,那便是全部隕滅?!?/p>

良久,鍍膜道:“請出神器吧,不到萬不得已,不要去涉險?!毙逕挼搅宋涞奂墑e,他們更愛惜命,因為只差一步,便能渡劫成神,一步登天。

南淵吸收了霸沌的武魂之力和精氣,瞬間就失了理智。

任笙見此,連忙拉著他的手,引導武魂樹幫助他凈化體內龐大力量。

兩人的武魂樹都有所精進,沒過一會兒,南淵的一絲理智便回來了。

“笙笙,你的臉色怎么那么差?是哪里不舒服嗎?”南淵擔憂道。

任笙笑著道:“我沒事。只是御動陣法有些費心費力?!睌橙诉B續破了她兩個大陣,大陣崩潰的反噬力會讓她受傷。

“如果不舒服,你要趕緊說出來,別一個人撐著?!蹦蠝Y道。

“好?!比误宵c頭。

城樓下,鍍膜和鍍君二人神情敬畏的請出仙琴之殤。

城樓上的四大族長見此,瞳孔緊縮:“不好,他們手中的白琴乃神器?!?/p>

“若我沒猜錯的話,應該是仙琴之殤?!?/p>

任笙皺眉:“大家做好撤進妖城的準備?!比粲猩衿?,城門被攻破是遲早的事情。

突然間,只聽見鍍膜鍍君二人盤腿而坐,仙琴之殤一人把持一半。

琴音‘錚’的一聲響起,音調優美悅耳,動聽至極。

越好看的東西越.毒,越好聽的聲音越殤。

只見那悅耳的聲音如一把無形的利劍,向城門刺了過去。

所過之處,破空聲獵獵作響,蕩起五米高的灰塵。

無形的利劍刺在城門上,發出轟隆隆的巨響。

鍍膜鍍君見一招不行,繼續彈奏第二式,第三式,第四式。

音符化作巨拳,標槍,大刀,骨爪,招招威力無窮。

城門前方的迷幻陣都被仙琴之殤給破了,陣法奔潰前泄出大量魅惑之力,使的大批量武者心神失手。

武宗以上的強者還好,起碼還有自保之力。

武皇以下,根本抵抗不了南淵的魅惑之力。

有的人目光呆滯,有的人卻露出了殘暴的一面,開始襲殺同伴。

一時間,城下的人群里亂了。

“不好,這陣法迷幻作用太強,快讓武宗以下的武者全部出去?!?/p>

“是?!蔽渥趶娬哌B忙把低級武者送往外面。

南淵欣然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,以他為中心一百米以內,只要有武者死亡,都能成為他的養分。

“不好,快撤進妖城,城門馬上要被攻破了?!比误厦嫔n白道。

她先前一直御動陣法抵抗,奈何仙琴之殤乃神器,威力無窮,她受傷不輕。

“笙笙,你的臉色太蒼白了,這...這.....”南淵急的方寸大亂。

任笙道:“我沒事,我還堅持的住?!?/p>

之后的妖城和主城兩城,毫無意外,也被武帝們攻破的差不多了。

妖城堅持了兩個時辰被攻破,主城目前正在拼死抵抗,情況也不容樂觀。

如今的任笙已經到了臨界點,整個人渾身是血。

主城的拼死抵抗讓她嚴重受傷,特別是陣法沒了靈氣丹的支援,根本不能對敵,任笙只好拿出靈藥空間內的靈液。

但靈液對上威力強大的絕殺大陣,沒一會兒也是所剩無幾,這才導致她受傷如此嚴重。

任笙這邊雖然慘,但主大陸武帝那邊也沒好到哪去。

任笙在設計陣法時,越往里的陣法越強大,特別是妖城和主城。

主大陸那邊攻妖城時,便損失了仙琴之殤和一個武帝性命。

攻主城時,又有兩個武帝隕滅在絕殺大陣下。

主大陸那邊損失慘重,怒不可遏,暴跳如雷,發誓要把任笙弄出來抽筋扒皮。

南淵此時的狀況比任笙好不到哪里去。

主大陸一連折損三個武帝,加上霸沌,南淵一共吸收了四個武帝的武魂之力和精氣,若不是任笙一直用武魂樹幫助他凈化,他早就徹底失去理智了。

“笙笙,你堅持住,一定要堅持住?!蹦蠝Y把武魂樹和狐貍武魂凈化給予他的能量源源不斷渡給任笙,并且喂她吃丹藥就像是吃糖豆一般。

南淵的力量和丹藥藥力雖然強大,但任笙乃城邦主人,陣法時時刻刻被攻擊,她的身體也在時時刻刻受損傷。

兩相之下,根本無法平衡。

屆時,任笙又大吐一口鮮血,染紅了雪白的衣襟。

任笙虛弱道:“主城....主城馬上就要受不住了,你...你讓城內的那些弟子趕緊逃吧。

此時趁著我還能撐一會兒,趕緊讓他們離開。

離開這里,總比死了強?!?/p>

七大宗門及南族,妖族都聚集在主城,聽到任笙這般說,一個個紅了眼眶。

為任笙的深明大義而感動。

他們先前曾抱怨過任笙和南淵,覺得把他們和浩瀾宗丹器宗區別對待,也曾痛恨南淵的無情,讓他們凝練那么多的靈氣丹,直到這次戰斗,他們才知道靈氣丹的作用。

他們才發現,其實南淵已經做的夠好了。換做他們,還不一定能做到南淵這般。

“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,我們不是慫貨?!?/p>

“是啊,我們就算逃了又如何,屆時被逮到,還不是一死。與其如此,我還不如拼死一戰,至少死得其所?!?/p>

“說的對,我們要留下來,拼死血戰?!?/p>

南淵聞言,激昂道:“好,那我們就留下來拼死一戰?!闭f罷,看向四大族長:“各位族長,如今笙笙已經支持不住,還請四位長老出戰牽制住幾個武帝,為笙笙爭取時間?!?/p>

四大族長沒有二話,立即點頭:“沒問題。今日我們就和他們拼了?!闭f罷,四位族長如四道流星般飛了出去。

城下,還有八個武帝在工程,四大族長過去,立刻就分掉了六個。

其中狐九和龍族實力強勁,以一敵二,鳳凰和麒麟兩族實力稍微差些,便是以一敵一。

另外兩個武帝繼續攻城。

南淵在城樓上看了一會兒戰斗,隱隱感覺到領悟到了什么,他覺得晉升武帝的契機到了。

南淵眉頭緊鎖,如今這個情況渡劫,顯然不是一件好事。

但凡事不可能完美,只見天空上風云突變,烏壓壓的云層匯聚在南淵上方。

云層里發出轟隆隆的巨響,響徹天地。

“我靠,這他么誰在這個時候渡劫,莫不是不想活了?!惫コ堑奈涞垠@呼。

“好像是城樓上的那小子渡劫?!?/p>

“小小年紀,便已經爬到了武帝的門檻,簡直是天縱奇才?!?/p>

“可惜了,若這樣的人生長在主大陸,勢必成為一方人雄?!?/p>

“是呀。不過話又說回來了,若真的是那小子渡劫,那我們還攻什么城?那晉升武帝的五彩天雷劈下來,什么陣法不被破壞?”

此時,主城內的眾人也一臉凝重。

任笙虛弱道:“南淵,你快走吧,找個安全的地方渡劫,我一個人在這里沒問題的?!?/p>

南淵搖頭:“我怎么能放你一個人在這里主持大局?!?/p>

南族長道:“淵兒,聽你媳婦兒的吧,有我和你娘照顧她,她會沒事的。你放心離開吧?!?/p>

南淵還想說什么,南族長打斷道:“你留在這里也無濟于事。武帝渡劫的天雷極為強橫,若你在主城內,小笙設下的禁制沒有被主大陸的攻破,倒是被你的天雷劈散了?!?/p>

這時,云層中的天雷已經在醞釀了,南淵沒有多少時間糾結,直接道:“我不會走太遠的?!?/p>

說罷,把流星殘影施展到極致,飛向了敵人的營地。

霎時間,一道紅色天雷朝著南淵迎頭劈下,南淵連忙施展武技抵抗,而他下面的那些武王,武皇,武宗甚至武圣級別的強者,頃刻間被紅色天雷抹殺,化為齏粉。

南淵吸收著死者帶來的龐大能量,繼續應敵。

此時沒有了任笙的幫助,南淵理智已經喪失,他心中只有渡劫的信念,完全不顧別人的死活。

主大陸那邊的武者因為南淵的到來,人心惶惶。

“靠,這臭小子居然膽大包天來我方陣營渡劫,還殺了我們不少弟子,真是活的不耐煩了?!惫コ俏涞廴滩蛔∑瓶诖罅R。

一道天雷劈下來,死了他幾十個武者,他能不爆粗口嗎!

紅色天雷沒把南淵打死,緊接著就是橙色天雷,再然后是黃色天雷,以此類推,直到五色天雷全下。

南淵施展著流星殘影,邊與天雷抵抗,邊到處閃躲。

一時間,敵方的武者被劈的死傷無數,極為慘重。

主城內的眾人見此,為南淵擔憂的同時,暗暗快意。

主大陸的人囂張跋扈,不把他們遺棄大陸的人當人看,如今被南淵這般對待,當真是痛快至極。

一個攻城的武帝坐不住了:“你繼續攻城,我去把那臭小子收拾了。仗著渡劫,便敢無法無天,當真是拿我當空氣啊?!?/p>

南淵已經在渡劫的最緊急關頭,天雷劈的愈發密集,有時兩道一起,有時三道,四道一起,威力極為驚人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體內的武魂之力和精氣在被快速凈化,他的神智也恢復了一些。

神智剛清醒,就看到一個武帝向他飛來,手上正凝練著武技。

南淵冷笑:“就憑你也想殺我?”他不同于常人,渡劫的天雷比一般的武帝強橫數倍,武帝的武技與天雷的威力比起來,完全是大巫見小巫。

南淵還沒等武帝使出殺招,立刻化被動為主動,直接向他飛了過去。

數道天雷隨著南淵的身影劈下。

那武帝好似感受到了極度危險,臉色大變,匆忙甩了一個殺招過來,便開始盾離。

南淵雖然被天雷劈的虛弱無比,但強大的意念下,還是讓他的身體極為靈活。

他知道以他如今的能力,萬萬追不上那武帝,他也不打算追,便在那些武宗武圣武宗的隊伍里來回穿梭。

雖然他們也會閃躲,但天雷的威力巨大,還是劈死了不少人。

而這些人,全部成為了南淵在渡劫時的養料。

那逃遁的武帝見死的弟子越來越多,沒辦法,只得現身出來,與南淵對戰。

“臭小子,你給我等著?!钡茸詈竽且坏捞炖装阉闹皇O掳坠?,看他不把他戳骨揚灰。

任笙站在城樓上,看著南淵的一舉一動,心里擔憂無比。

有了四大族長的幫助,再加上南淵也分走了一個武帝,她如今氣色比先前好多了,對敵時也沒有那么困難。

城內的弟子們沒有閑著,一個個拼盡全力在凝練靈氣丹,做著最后的掙扎。

任笙見城下只有一個武帝在攻城,她知道時機對了,只有把眼下這個武帝鏟除,等會兒南淵生還的幾率才大。

任笙連連御動大陣,與城下的武帝對抗起來。

半刻鐘后,城下的武帝身死。而南淵也被最后一道五彩天雷劈成了一堆白骨。

“就是現在,臭小子,看我怎么收拾你?!焙退麑车奈涞劾湫Φ?。

他沒想到這臭小子生命力極為頑強,身體都被劈成了白骨,身上還有磅礴的生命力。

他居然渡劫成功了。

可惜,就算成功了,他也有辦法把他弄死。

任笙見此,連忙御動陣法,試圖牽制住那武帝。

只要給予南淵足夠時間,待到五彩神光一照,他的身體便可迅速恢復,如今他缺的就是時間。

南淵雖然成了一堆白骨,但場上的武魂之力和精氣還在源源不斷的被他吸收。

他在以一個可怕的方式變強。

“沒想到你倒是有幾分本事,居然用陣法殺了我們四個武帝?!碑斎?,霸沌在他心中不算是自己人?!暗悄阆霠拷O住我,不可能?!?/p>

任笙冷聲道:“試試才知道可不可能?!?/p>

任笙連連御動陣法,不顧一切的為南淵爭取時間。

就在這時,武帝雖然被她牽絆住了,但他手下的武者卻沒有,他們一大群人朝著南淵的白骨過去。

浩乾見此,連忙道:“任笙,請降下通道,讓我們出去對敵。我們也要為南淵做些什么!”

任笙連忙道:“好,多謝大家了?!?/p>

任笙雙手起訣,一道透明的通道降落在城門下。

浩乾帶著眾人出去應戰。

此時七大宗門的強者基本上全部都出去了,就連任笙的師父柏沐也沖在了最前面。

這一場大戰,任笙和南淵兩個不滿三十歲的年輕人為主宰,他們背負承受了太多。

他們這些老前輩,也應該做些什么。

主城內一下子出去了近萬人,瞬間與主大陸的武者廝殺起來。

一個個沖到最前方,把南淵保護起來。

戰況之激烈,哪怕幾百年后再次談論起來,依舊讓人暗暗咋舌。

此時,天空中一道道五彩神光射穿云層,照耀在南淵的身上,南淵的身子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。

和任笙對戰的武帝急了,連忙想要拋開任笙的糾纏,前去殺了南淵。

他深刻知道,此時不殺南淵,以后若是想殺,那就難了。

任笙哪里能讓武帝得逞,立刻開啟最強陣法,只見先前被破的陣法城,外城,內城,妖城發出白色耀眼的光芒,聯合主城,開始融合。

任笙真的是孤注一擲了,最后一個陣法,是她最后的底牌,是以燃燒她生命為代價御動的。

終極陣法一出,武帝再次被牽絆,任笙為他爭取了足夠的時間。

武帝雖然被牽住,但他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。

手中的神器寂滅之雷直接丟到主城下,霎時間,寂滅之雷爆.炸,站在城樓上的任笙被沖擊,直接口吐一道血箭,她看著南淵那邊已經無礙,虛弱的笑了笑,軟軟的倒了下去。

任笙所構建的所有陣法,在寂滅之雷的爆.炸.下,全部崩潰,紛紛瓦解。

“笙笙......”南淵雙眸赤紅,快速向任笙飛了過去。

這時,有個人比南淵還快,那人就是和任笙對戰的武帝。

他本想直接殺掉任笙的,但看到那臭小子那般癡情,頓時心生一計。

他直接把任笙丟到了城外的兩處天然絕殺禁制內:“你不是愛她嗎?那你下去救她啊?!蹦莾商幗七B他都覺得極度危險,若不是借助了神器之威,想要攻打這座城,那兩個天然禁制便會讓他們損失慘重。

“笙笙,不....不要?!蹦蠝Y撕心裂肺的大吼出聲。

他眼睜睜看著那個名叫鍍膜的武帝把笙笙丟進了禁制中,心中大痛,想也沒想,直接向禁制飛掠過去。

鍍膜冷笑的看著這一切,若那臭小子真的是個傻子,他這般做,倒是除去了一個難纏的勁敵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只見南淵快要飛進禁制內時,狐九從天而降,狼狽的抓住南淵的身子:“南淵,你瘋了不成!”

“狐九前輩,您讓開,我要去救我的笙笙?!蹦蠝Y急道。

“任笙已經被丟下去了,你覺得她還有活著的可能嗎?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去送死,而是為她報仇,這樣才能讓她走的安心?!焙诺溃骸爸鞔箨懩沁叺奈涞蹖嵲谔珡姶罅?,我已經快撐不住了,你必須助我一臂之力,快,沒時間了?!?/p>

南淵如夢方醒:“好,我要為笙笙報仇?!蹦蠝Y沖天而起,與狐九站在一塊。

“可惜了?!卞兡ひ娔蠝Y沒有飛進禁制。

晉升武帝后的南淵,開啟武魂,七彩九尾天狐矗立在他身后,美輪美奐,妖媚中透著圣潔。

主大陸的武帝們見此,一個個緊皺眉頭,南淵給予他們的沖擊太大了。

他們甚至覺得剛晉升的南淵甚至比四大族長還要難纏。

“戰吧?!蹦蠝Y大喝一聲,主動出擊。

四大族長見此,尾隨而至,與主大陸的武帝們展開一場曠世大戰。

先前沒有南淵的加入,四大族長和六個武帝戰的難解難分,四大族長隱隱落下風。

如今有了南淵加入,戰局瞬間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幾人大戰了三天三夜,最終,七大武帝雖然落下風,但誰也為難不了誰。

南淵心已死,最終讓四大族長配合,把七大武帝禁錮,他直接拉著他們飛進了禁制內。

只是南淵飛進的禁制,在任笙的對面。

因為南淵知道,對面的禁制,比起任笙落下的那個禁制,威力更加強大,想要弄死七大武帝,只能把他們全部拉進禁制。

“笙笙,我來陪你了。你若不在,這世間風景再美與我何干?!蹦蠝Y悍不畏死的飛進了相鄰的禁制內。

四大族長沒想到南淵以如此壯烈的方式結束了戰斗。

眾人也沒想到。

南家二老傷心欲絕。

場上,除了哭泣聲,靜的可怕。

眾人齊齊向禁制方向跪下,好似無聲在為南淵道歉。

為他們的目光短淺而道歉。

為當初八大賽事上,發現南淵武魂特殊,聯合起來欲除掉他而道歉。

從這一場曠世大戰看來,不論什么功法,光明也好,黑暗也罷,只要心中有善,心中有愛,什么功法亦不重要。

霸天宗是一個例子。

南淵也是一個例子。

他沒有亂殺一人,殺的都是該殺之人,最終,為了結束戰斗,為了讓更多人活著,甚至犧牲了自己。

南淵的離開,并不是真正的離開,浩乾及四大妖族等人,一個個認了南淵父母為干親,替南淵盡孝。

丹器宗的柏沐也表示,因著任笙是南家少夫人關系,他們也是親家,若有難事,絕不袖手旁觀。

四大族長雖然比南淵大了幾十萬歲,但南淵的所作所為,已經無聲贏得了他們的尊重,他們愿意以兄弟對他,故而認了南族二老作為干爹干媽。

此次的曠世大戰暫時告一段落,主大陸那邊的人一下子損失了十多個武帝,短時間內應該不敢在過來挑釁。

浩乾等人又開始回到宗門,閉關修煉。

從這場戰役中活下來的武者,都得到了難以想象的好處,心性方面也有長足的進步,這對于他們以后的武道修煉,必將事半功倍。

兩百年后。

任笙終于解開層層禁制,走了出來。

她當時被扔進禁制后,便被關在了里面,那里面的陣法尤為復雜,她整整花了兩百年的時間,才成功破解。

任笙感覺有了這兩百年的經歷,她快要摸到晉升的門檻了。

任笙回到城池,只見城池一片破敗,早已沒有了一個人。

任笙回到了世俗,此時世俗已經恢復了一片繁華。

她回南族看了一下,沒有遇到人,但一路的所見所聞,讓她直接去了丹器宗。

柏沐見她沒死,心中激動萬分。

任笙從柏沐那里知道南淵也進入了禁制,匆匆說了幾句話,便離開了。

她徑直去了浩瀾宗,拜見了南族二老和浩乾后,再次回到禁制。

她要破開禁制,救出南淵,她在禁制里都沒死,她相信南淵也是如此。

任笙沒想到她這一破解,便是五百年。

春去秋來,五百年的堅持不懈,終于破解了禁制。

這時,她已經是八級煉丹師煉器師,境界也突破到了武帝巔峰。

經過了七百年的沉淀,任笙離成神,只有一步之遙。

南淵沒想到自己還有出去的一天,他在禁制內遭受七大武帝圍殺,花了將近一百年的時間,才反敗為勝。

最終七大武帝成為了他的養料。

他在禁制內沉浸了七百年,也從當初的武帝初期修煉到了武帝巔峰,離成神只有一步之遙。

任笙一臉激動的沖進禁制,看到南淵的那一刻,眼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南淵還是那個南淵,一襲紅衣,只是他的頭發,全部變成了銀色。

南淵聽到腳步聲,轉頭看去,只見一個絕色女子俏生生站在不遠處,美眸閃爍著晶瑩的淚光。

不是他心心念念的笙笙,又是誰?

“笙笙?!蹦蠝Y瞬間彈跳而起,朝著任笙的方向掠了過去,一把把她擁入懷中,聲音哽咽道:“我知道,我就知道,你會沒事的,你一定會沒事的?!?/p>

進入禁制后,他發現自己沒死,而是被困在里面,他就隱隱猜想笙笙也是如此。

也正是因為笙笙,讓他在無數個生死之間堅持下來,最終干掉了七大武帝。

還是因為笙笙,讓他這七百年來有目的,有信仰,他瘋狂修煉,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出去救笙笙。

“我們都活著,真好?!比误掀怀陕?,流下幸福的淚水。

“南淵,你的頭發怎么了?”任笙眼淚綽綽的看著南淵,一臉心疼。

是什么讓他年紀輕輕就一頭銀發。

南淵笑道:“沒什么!”

七百年前,他親眼看到笙笙被丟入禁制,當時以為她必死無疑,他拉著七大武帝飛入禁制后不久,便一夜白頭。

“是不是很丑?”南淵突然間有些在意自己的外表。

任笙笑道:“不丑,還是那樣俊?!币活^銀發的南淵,身上邪魅淡了一些,多了一點仙氣,比以前更加出彩。

也許里面也有時間的沉淀吧。

兩人相擁著離開禁制,南淵帶著她回浩瀾宗拜見父母,以及會會浩乾。

經過了七百年,曹流月也到達了武宗后期。

再次見到南淵,心中除了苦澀便是苦澀。

通過浩乾得知,這五百年來,遺棄大陸和主大陸也相繼發生過好幾次大戰,但遺棄大陸團結一心,越戰越勇,特別是這一百年以來,已經有了分庭抗禮之勢。

主大陸不敢在輕易過來。

南淵帶著任笙拜見父母后,又去了丹器宗拜見柏沐,之后去見四大族長把酒言歡。

南淵帶著任笙把他們以前走過的地方都重新走了一遍,算是新婚的蜜月。

兩人幸幸福福的過了一百年,終于迎來了成神大劫。

任笙這一世沒有孩子,主要是兩人的境界太高,要孩子極為困難,雖然南淵日日造人運動勤快至極,但還是沒有音訊。

南淵和任笙的劫難居然是同一天,巧合的很。

任笙覺得很有可能是兩人雙修的太狠了,所以境界高度極為相似。

天劫來臨時,兩人找了個相對安靜寬敞的地方,當天,還有許多人來觀禮。

這些年來,隨著遺棄大陸和主大陸通之后,他們對于成神渡劫也有了更深刻的認知。

渡劫成神乃逆天而行,幾乎沒有武者能成功的。

可以說成功率極低。

放眼七百年,渡劫成神的武帝有三四個,但沒有一個是成功了的。

可以想見難度之大,令人嘆為觀止。

但若一直不渡劫成神尋找一絲希望,待到越拖越久,他們只有等死。

自從遺棄大陸和主大陸通了后,天地靈氣在眾多武者修煉下,開始日漸枯竭。

武帝渡劫成神時,需要大量的天地靈氣作為支撐,越早渡劫,還有一絲希望,否則待到日后沒有了天地靈氣,不能支撐武帝渡劫,屆時便只剩下等死的一條道路。

這才導致這些年來,有不少武帝如飛蛾撲火一般渡劫成神,無非就是尋求那一絲生機。

畢竟位列仙班,是所有武者的終極夢想。

寬闊的廣場上,風云突變,暗潮洶涌,電閃雷鳴,仿佛是老天爺在發怒。

任笙和南淵兩人離的較遠,兩人遙遙相望,相視一笑。

南淵這般做,也是因為他渡劫時的天雷都比平常武者大上許多倍。若任笙離他太近,怕受到波及。

武帝渡劫,乃七彩天雷加滅世天雷,很多人就是隕滅在滅世天雷上。

紅色天雷過去,便是橙色天雷.......

赤橙黃綠青藍紫,依次過去。

觀禮的眾人見一道道天雷粗壯如龍身,一個個心跳到了嗓子眼。

南淵實力強勁,連連施展出武技應對,雖然艱難,但還能撐住。

任笙也不可小覷,靈力配合著精神力,一舉撐到了七彩天雷。

只是任笙在滅世天雷時,沒有撐住,整個人被劈成了血淋淋的白骨,奄奄一息。

南淵見此,目次欲裂,撕心裂肺道:“笙笙?!?/p>

電光火石間,眼見著七彩天雷混合著滅世天雷混合在一起,發起最強一擊,南淵顧不得許多,連忙往任笙那邊飛奔而去。

若這八大天雷打在笙笙身上,她絕對必死無疑。

眾人見南淵本來已經快要渡劫成功,這時卻不顧死活的跑到任笙那邊去,眾人心跳到了嗓子眼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南淵以自身體魄硬抗了那八道天雷。

“南淵是瘋了!修煉一途本身就是逆天而行,南淵還幫著別人抵擋天雷,那天雷的威力定然會加倍的?!?/p>

“話雖然是這樣說,但南淵這般做,才是真男人。關鍵時刻,毫不猶豫的挺身保護自己的女人?!?/p>

“哎,就是可惜了,南淵本來指望成神,位列仙班的?!?/p>

任笙只剩下一副枯骨,可看到南淵為她生生擋下八道天雷,空洞的雙眼還是忍不住流出了血淚。

任笙此時一句話也說不出,但南淵仿佛和她心有靈犀,知道她心中所想。

南淵擋下了八道天雷,身子被劈的焦黑,毫無美感可言。

他虛弱的抱著任笙的枯骨,笑道:“沒有你,不朽不滅成仙成神又如何?”說罷,顧不得許多,連忙從儲物項鏈里拿出一枚丹藥給任笙喂下。

任笙空洞的雙眼再次流下了眼淚。

“你好好待著,我不會讓你有事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?!?/p>

天空狂風肆虐,整個廣場都黑了下來,烏黑的云層里電閃雷鳴,好像是老天爺在發怒。

憤怒南淵不遵守天地規則,強行救人。

一道道天雷如水桶粗向南淵劈下。

南淵被劈的身體臟腑都被劈的稀碎,只剩下一副空架子。

但他還是在咬牙堅持著,施展武技對抗著。

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,他就不能看著笙笙離開他。

老天爺好似被南淵的舉動弄的更加憤怒,十六道天雷轟隆隆的強行劈下,照亮了整個廣場,看的人心悸。

南淵毫無畏懼,殘破不堪的身子依舊擋在任笙前面,勢要與天對抗到底。

那副骨架子看上去極為可怕,但在任笙眼里,確實高大巍峨。

“不要?!比误狭髦獪I,艱難的說出兩個字。

話音剛落,十六道天雷瞬間劈下,南淵只剩下一根根骨頭,看起來極為可怖。

南淵心中有絲執念,哪怕被劈成了一根根的骨頭,他的執念還是未消散,人便未死。

就在此時,天空中出現一道莊嚴泓厚的嘆息:“癡兒啊?!?/p>

隨即天空中好像被強行撕開一條縫隙,一股極為古老而又強大的力量仿佛在召喚著什么,片刻之間,天空上方便出現星星點點的光芒,光芒一點一滴匯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。

若是此時任笙能看到,絕對會大吃一驚,這不是以前系統給她吃的美顏丹嗎?

只見那美顏丹慢慢落在任笙身上,如一道魂魄般進入她的身體,任笙的七魄終于歸位。

她感覺自己突然完整了,就像是每次吃美顏丹那般,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。

這時,天空中烏云散去,霞光漫天,七彩神光照射在南淵和任笙身上,他們的身體像是枯木又逢春一般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起來。

與之同時,一股股古老的記憶仿佛被解封。

兩人仿佛回到了幾十萬年以前,那是一個遠古時代。

混沌仙山中誕生了天賦極高的狐族。

蔥蔥郁郁的山林間,一只調皮的九尾小狐貍歡快的穿梭著。

九尾小狐貍名叫九淵,是狐族少主,今年剛好一萬歲,在狐族算是成年了,被父母安排出來歷練。

他在林間蕩漾了好幾個月,玩的樂不思蜀,最終在路過一片廣袤無垠的草地時,看到了一顆長相極為漂亮的小樹苗。

小樹苗仿佛有靈性般,迎風招展,仿佛像是一個小姑娘在跳舞,可愛極了。

小狐貍興致勃勃的跑過去,仔仔細細研究起來,當時小狐貍喝多了水,對著小樹苗就撒了一泡尿,也沒有當一回事。

后來它特別喜歡那片廣袤無垠的草原,便在那里打了個洞,暫時定居下來。

第二天它又去看小樹苗,沒想到小樹苗居然長高了一些,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后來他想了好幾天,才發現很有可能是他撒尿的緣故。

它是狐族高貴的少族,自小天賦驚人,天材地寶也吃了不少,他的尿液對于小樹苗定然是大補之物。

之后的日子,小狐貍一想拉尿拉.屎,總會光顧小樹苗。

小樹苗也在小狐貍的日益灌溉中,待到小狐貍兩萬歲后,開啟了靈智。

小狐貍覺得驚奇不已,特別是小樹苗對它極為親熱,它對小樹苗的喜歡也在不斷增加。

小樹苗開啟靈智后,小狐貍也不對它撒尿拉屎了,它每日都會渡一些精華給它。

小狐貍三萬歲的時候,已經能幻化成人形,成為一個翩翩美少年。

小樹苗雖然不能幻化人形,但該有的靈智都有了,它特別想幻化成人形,到處去玩。

它告訴小狐貍,她叫生命樹。

小狐貍得知小樹苗的愿望后,每日拼命修煉,晚上都會渡一大半的精華給她。

就這樣,小樹苗在三百年后,也幻化成了一個絕色美少女。

小狐貍九淵十分喜歡她,直接帶她回到了狐族。

九淵的父母也十分喜歡這個單純可愛的小女孩,還親自給小樹苗取了個名字,叫小參。

說到九淵和小參真正確定關系,還得從兩人參加了一場狐族婚禮后。

小參長于廣袤無垠的山林,對男女之事簡直就是一張白紙,參加婚禮后,她便纏著九淵給她講結婚的事情。

九淵很直接告訴她,男女結婚后,便會永遠在一起。

小參本身就喜歡九淵,當即就說要和九淵結婚。

弄的九淵臉色通紅,但心中卻很是歡喜。

兩人的關系越來越親熱,后來南淵還去偷了父親的一本避火圖,一點點的教小參人事。

當然,教會的那天兩人就品嘗了男女之間妙不可言的事情。

兩人就這樣自然而言的在一起,在狐族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。

九淵成婚以后就繼承了父親的族長之位,開始追求武道極致。

他們那一世也沒有孩子。

他們都以為會恩恩愛愛甜甜蜜蜜在一起。

可三萬年后,九淵渡劫成神在最后一道關頭時,小參以為他快死了,擔憂的不得了,二話沒說,飛身上前,為他擋住了八道天雷。

小參還沒來得及說話,就被天雷打的香消玉殞,魂飛魄散。

九淵傷心欲絕,痛不欲生,就算最終渡劫成功位列仙班后,依然毅然決然放棄了神仙之位,跪在佛祖跟前,一跪就是上萬年。

佛祖也被他的誠心打動,無奈喊了一聲癡兒。

九淵連連苦求佛祖,希望佛祖能幫他重聚小參魂魄,讓她復活。

佛祖道:“若是你愿意散盡所有修為,嘗盡世間情愛之苦,若你那時依然能保持初心不變,小參便可復活,你可愿意?”

九淵對于這個未知的話題,連猶豫都沒有猶豫,直接同意。

他在人間受盡了情愛之苦,嘗遍了愛而不得,終于,他成功的打動了佛祖。

他的小參終于回到了他的身邊。

任笙有了記憶,終于明白美顏丹是怎么回事了,原來美顏丹聚集的就是她的一個魂魄,她一共經過了六個世界,只聚齊了六個魂魄,故而她在渡劫時,缺少一個魂魄,這才導致她失敗,直到后來佛祖親自為她聚齊第七個魂魄,她才算是功德圓滿,這才渡劫成功。

任笙邊笑邊哭:“我就說怎么那么容易愛上,原來一直都是你?!?/p>

南淵把她擁入懷中,寵溺道:“只有在你的世界,我才是主角?!?/p>

別的女人,他都是配角,也不屑當主角。

從始至今,過盡千帆,他愛的只有小參。

此時,天空中霞光萬丈,一道天梯從天上沿下,接引南淵和任笙位列仙班。

兩人相視而笑,踏上了天梯,從今往后,他們便再也不會分開。

正文完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啦啦啦啦,終于完結啦,潺潺的爪爪已經不是自己的啦。

完結最后一章有一百個紅包哦,寶寶們按爪爪吧,么么噠,潺潺錢錢已經充好啦。

下面潺潺打個廣告:潺潺兩篇預收文,沒有收藏的寶貝麻煩幫忙收藏支持一下哦,初吻,初抱,初夜。

第一本已經在連載啦:賢妻良母(快穿)

文案:

賢妻良母,大概就是賢惠,勤勞,樸實,忠厚的象征。

在小說里,這樣美好的人,往往能得到長輩認同,孩子依賴,但唯獨不被男人所喜愛。

在男人眼中,賢妻良母性格沉悶,古板,無趣,只是適合過日子,僅此而已。

于晨做為一個娛樂圈的妲己專業戶,無意間綁定系統,穿越各個小世界,用雙手締造出賢妻良母的美好人生。

一句話文案:虐渣男,踹極品,找個忠犬攜手共創美好生活。

排雷:①此文主要是拯救日子凄慘的賢妻良母。

②文案中體現的賢妻良母不能代表所有。

③治愈甜文,暖心之作。

④不喜可以點叉,請勿人參公雞。

第二本預收:反派大佬的錦鯉小甜媳

文案:

天生自帶錦鯉的胡萌萌穿成了反派大佬的糟糠小媳婦。

胡萌萌想著劇情發展,反派大佬會一路高歌猛進,弄死糟糠妻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巔峰。

胡萌萌苦呀,每天瑟瑟發抖過日子,拼命刷大佬好感,希望大佬手下留情,留她一條小命。

可胡萌萌后知后覺發現,大佬都在人生巔峰蹲了大半輩子了,她還活著不說,并且還被大佬哄著生了兩個娃。

請大家記得我們的網站:夜夜中文(www.9680vip8.com)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存書簽
站內強推 一世之尊 獨步逍遙 世界上最愛我的人 ?;ǖ馁N身高手 入迷 九鼎記 老衲要還俗 一生一世,美人骨 我的1979 末世召喚狂潮 傭兵的戰爭 太莽 喜上眉頭 鳳凰圖騰 許你萬丈光芒好 最強棄少 甜婚蜜寵:權少的1號小新娘 白日夢我 秘巫之主 重來也無用(雙重生)
經典收藏 炮灰養包子 逆天馭獸師 專職加戲的我(快穿) 嫁紈绔 反派大佬穿成炮灰(快穿) 權宦心頭朱砂痣 深海流竄日記[異世] 醫妃逆天:廢柴大小姐 小康奮斗史 消除你的執念[快穿] [三國紅樓拉郎]金風玉露歌 炮灰婆婆的人生(快穿)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皇帝們的死后生活 逆天神醫妃 穿到年代虐文喜當媽 極品仙尊在都市 無論魏晉 科舉之長孫舉家路 國師大人請自重!
最近更新 島主的旅行日記 摘仙令 魔法整容師 完美轉世以后 團寵:勇敢龍崽,不怕困難 起來鴨,建設新魔國 這個蒼生有毛病 逆天神醫妃 不知阿姐是男主 全宗門都是海王,除了我 成為病弱女修后 明玉(快穿) 妖夫緊追不放 河洛仙俠傳 幼崽期的邪惡魔王搶我小餅干 重生之宿敵 玄學女主 大佬的種田生活 我的家人皆大佬 師兄皆大佬唯我小廢柴
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 泉水潺潺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txt下載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最新章節 - 嫁給深情男配(快穿)全文閱讀 - 好看的幻想奇緣小說
中文字幕无码专区_最新永久无码av亚洲_最近中文字幕完整版2019'_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